Suche

天妒英才飞泪雨,空山绝响恨不休——沉痛悼念冯国庆博士


天妒英才飞泪雨 空山绝响恨不休

沉痛悼念冯国庆博士

文/常恺(维也纳)



新冠病毒横扫全球已过去整整一年,疫苗在各国开始大量被接种,曙光已现。


3月10日当我突然收到这个信息时,极度地不相信。我立刻拨打冯国庆的电话,铃声在响、在响、继续在响,没人接听,我心存一丝的希望:会不会正在翻译,手机不在身边?就在我准备挂断电话时,电话被接听了。“是国庆兄吗?”对方没有回音,好久,一个极虚弱的声音哽咽:“我是他太太,国庆已经走了”。霎那间我脑袋轰响、泪水夺眶而出!


冯国庆博士在林中散步,这是他生前最喜爱和最后一张照片。


冯国庆博士,德语世界最杰出的同传翻译,奥地利国家首席翻译。我们从九十年代初相识,已有三十年了。他的招牌形象: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身体健康,精神饱满。今年二月份还出现在奥地利电视台ORF一个专题节目里。他事业成功、家庭幸福、儿女优秀,是奥地利华人的骄傲和一张名片。他突然离世的不幸消息,使奥地利华人社会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怎么会呢?!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在痛心地问?!人们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1966年10月1日,冯国庆生于河南安阳市。他是一个少年天才,5岁上学,15岁已读完中学和高中课程。1982年冯国庆以河南省高考状元的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德语系,创下了一个16岁安阳少年,扫平考场,独步中原的学霸纪录!1986年他以全班最优成绩毕业,拔得头筹,成为北大德语系研究生。1988年冯国庆远赴维也纳攻读文学和语言专业博士学位。他从北京火车站出发,一路向西,穿越西伯利亚,经内蒙古、乌兰巴托、莫斯科、华沙、布达佩斯,气候由寒冷到温暖,抵达维也纳时恰好开学,沿途饱览各国冬春夏秋四季景色,是一位最早实现“世界这么大,我要去看看”壮志雄心的中国青年学子。1992年冯国庆顺利获得维也纳大学德语文学和语言学博士学位。同年加入奥地利国籍。


1994年,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访问奥地利,冯国庆被奥地利政府聘为奥方首席翻译。冯国庆出色精准的中德双语翻译,给两国领导人和奥地利外交部留下了深刻印象。从此冯国庆走上奥地利政府与中国双方高访的首席翻译的道路,其卓然成就众所周知。冯国庆也是奥地利翻译家协会会员,执业奥地利官方法定翻译,成为政府部门、奥中企业、旅奥华人信赖的官方翻译,这也是冯国庆在奥地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原因,大家亲切地称他“冯国庆博士”。


1994年初,冯国庆博士与来自台湾的维也纳大学音乐学博士张端容女士喜结良缘,同年在奥地利军队服义务兵役。由于他的出色表现被推选为士兵代表,之前从未有华人获得过这样的荣誉,也是一份重要的责任和担当。在今年春节前夕奥地利国家电视台播出的这个专辑里,介绍了冯国庆博士19岁的儿子冯保录,在服兵役期间,也被推选为总统卫队的士兵代表。华人父子两代,都被选为奥地利的士兵代表,很多奥地利华人春节期间宅家,都在电视上收看到了,大大地树立了奥地利华人的正面形象,观者无不为之感到骄傲与自豪!纪录片播出了冯国庆博士二十七年前当兵的潇洒英姿,冯保录不但继承了父亲的英俊帅气,也继承了父亲的才气能力,谈吐彬彬有礼,问答思路清晰,两代人的优秀,留下一段奥地利军队华裔士兵代表的佳话。现在回想起来,其中给人最重要的印象,就是他们父子都身强体健、形象挺拔。



服完兵役,冯国庆博士就全身心投入职业翻译家的工作。来自中国的高访代表团和国家领导人双边会谈,以及奥地利国家领导人访华,都是由冯国庆博士担任首席翻译。包括企业收购,经贸会谈等等。这二十多年中奥两国关系一直保持平稳发展的良好趋势,冯国庆博士作为首席翻译,既是参与者也是见证人。



从乔石、李鹏、江泽民、吴邦国、朱镕基、胡锦涛、贾庆林、张德江、栗战书的到访,以及克莱斯蒂尔总统、费舍尔总统、舒舍尔总理、范德贝伦总统、库尔茨总理等奥地利内阁部长率团访华,在他们的背后,都可以看见冯国庆博士的身影。



但同时华人侨胞的大事小事,有请他翻译认证的,他也都尽心尽力,予以帮助办理。奥地利法院和警察局的许多翻译工作,也是预约不断。有时很晚到家,还有人会等在他的办公室,请他翻译认证各种文件。他对人的和蔼可亲,耐心细致,工作的认真负责,精益求精,在华人社会是有口皆碑。只要交给冯国庆博士的事情,你尽可以放心。他答应了,就一定会准时到达,并非常出色完成。我有时会很惊讶,他一天里有那么多事情,他是如何准确合理及时地安排停当,一环扣一环的?二十多年来我们有许多重大音乐会和大型活动,都是请他来开场翻译或主持,他每次都做得很完美,一定会在上台前十五分钟准时候场,现场翻译,精准优雅,天衣无缝。



冯国庆博士在他的翻译生涯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就是前年随范德贝伦总统和库尔茨总理的数百人访华代表团。本来因为经费紧张,预算部门准备就使用奥地利驻中国使馆的当地翻译,但奥地利外交部坚决不同意,认为这样重要的国事访问,翻译的水平能力至关重要。坚持邀请冯国庆博士担任两位国家领导人首席翻译。时间短、活动多、而且会见的各方面政要专家也很广泛,但他不辱使命,奥中各方都非常满意。



关于冯国庆博士的工作成就,大概可以列出一张很长很长的业绩清单,但我今天更愿意,呈现给大家一个工作之外的冯国庆博士。

我经常遇到很多各专业的朋友、特别是德语专业的人士,在听过冯国庆博士的翻译后,都会情不自禁的击节赞赏:翻译得太棒了!这个词用得太好,我怎么就没想到!诸如此类。

我的惊讶还不只是他德文的精准漂亮和中文翻译的信达雅。问题是他大量的口语翻译工作,涉及各个领域,国际政治、时事新闻、经济、科技、军事、建筑、历史文化、音乐艺术、甚至考古,而他的翻译从没有让主办方失望过,事后都非常满意,下一次有事还请他帮忙。他的口碑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他翻译什么都在行,所以有的人甚至认为,可能他就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我知道他不是,所以更加不可思议。



这个谜底,直到我和他太太张端容博士深谈后才解开。冯国庆每天除了工作,回到家就是看电视和阅读。但不是看电视剧和娱乐节目,而是看新闻,他至少看三四个电视台,及各类语言的时政和经济等新闻,德文中文英文,了解时事和政经及时动态。其次是大量阅读,他的阅读范围之广,内容之深,是朝着百科全书的方向发展。尤其是他的阅读,严格地讲,应该称之为朗读。特别是德文中文,他是一边阅,一边读出声来,他说这样可以加强记忆,能够帮助非常娴熟两种语言的语感和切换。当然也有时接到特别专业性的文件内容或翻译任务,他就会针对性的提前准备,一定弄懂弄通,不只是泛泛了解。但他也不是一味的知识堆砌,而是是“融会贯通”。


我在某个场合与冯国庆闲聊时,也问他,你怎么能做到那么多东西都记在脑子里呢?他回答我,也不是,要不断放空!什么意思?就是把你刚才翻译的内容要尽快马上丢掉,再不停地接受新东西。


说说容易,做起来哪有这么简单啊!冯国庆的成功,就是数十年如一日努力勤奋结下的硕果。冯太太说,结婚二十七年来,国庆一直保持这样不断学习的状态。他的业余爱好,就是散步和爬山。国庆还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不管多忙。只要回家,他都会拿出相当的时间,陪孩子玩耍,自己也像小孩一样,和他们争抢玩具。后来孩子大一点,他们一起下棋,他也是一点不让,赢了开心输了着急。好像童心未泯,又像释放压力。除了陪孩子玩,就是和孩子一起读书学习,即使有时带孩子出门,他会在路上讲解,这个地方的历史和这栋建筑的风格年代。特别是全家出国度假的时候,不是讲完就完,还会布置作业,下次他会提问,让孩子们回答。在孩子们眼里,他就是一个朋友一样的好父亲!



所以在冯国庆夫妇的培养下,两个孩子都非常优秀。女儿苏菲现在英国伦敦政经学院深造,还未毕业,已被摩根大通银行录取,在伦敦部门的3500多名实习生申请者中脱颖而出,当时作为35名实习生入选,几经考察,被正式录用。


儿子保录今年19岁,在服兵役期间,在去年10月26日霍夫堡英雄广场举行国庆节典礼上,代表奥地利军队总统卫队向国旗宣誓,这是一项极高的荣誉。奥地利电视台捕捉到这个新闻题材,华人父子两代成为奥地利军队的士兵代表,十分罕见,拍摄了这部专题片,节目组采访冯国庆父子,特别提到了奥地利文化和中国文化对他们的影响,父子两人的回答都非常有水准,表示对奥地利文化和中国文化一样的热爱和认同,认为两者是可以互相融合互补的。节目在中国春节期间播出,影响很大,满满的正能量,让整个华人社会与有荣焉。


现在ORF的这段视频和冯国庆博士家乡拍摄的“海外安阳人”,都成为非常珍贵的资料。真实记录了冯国庆博士忙碌而充实的生活轨迹。


ORF采访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79zaKe8xFw


冯太太还说,国庆尽管每天都很忙,但他非常顾家,而且用心很细致。比如我们家里窗帘装饰,吃饭的盘碗和酒杯等等,他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设计,亲力亲为去采购去挑选搭配,很讲究生活品质。对学习音乐的太太更是十分呵护,家里的重活累活,他都主动承担。每年假期,他都会带着全家去海边度假或回中国探亲旅游。记忆中最长的那次是他们刚结婚不久,冯国庆带着新娘回老家安阳,当时他父母尚健在,他们在国内待了两个多月,除了安阳,也去了各地旅游,领略大江南北的美丽风光。那段遥远的回忆,已成为冯太太心中最宝贵的珍藏。


冯国庆发病到离世,非常短促。经过是这样的。


3月4日,冯太太从医院回家,发现冯国庆不舒服,已经发烧几天,以为只是风寒感冒。吃了药,没有效果。冯太太建议一起去就近测试点做新冠病毒测试。测试结果:冯太太阴性,冯国庆阳性。于是冯国庆被安排进一步做PCR测试,当时工作人员告知,如果检测还是阳性,第二天会有电话通知。但第二天没有接到通知。他们有点庆幸,认为可能不是新冠肺炎。但发烧依旧未退。冯国庆打电话1450询问,一直占线或没人接听。他们只能在家自我隔离,分房居住。冯国庆除了发烧,没有严重咳嗽,呼吸困难。症状不明显。



3月9日中午,冯太太看冯国庆一直睡在那里。开始以为在熟睡。后来觉得有点不对。喊他不醒,轻拭鼻息,已经没有生命气息了。

冯国庆博士的突然离去,整个奥地利华人社会震惊不已!奥地利资深翻译赵小凤女士第一时间建立“悼念好友冯国庆博士”群,寄托华人社会无尽的哀思与悼念。


赵小凤说,像冯国庆博士这样水准的中德文同传翻译,很长时间会是一个空缺。这样一个人才的培养,非常不容易。需要时间的积累,需要实践的练历,还有天分和勤奋。



赵小凤说,冯国庆和他都是奥地利官方法定翻译协会的会员,也是法定翻译的考官,他们经常会一起面试一些中德法定翻译资格的申请者,寄希望于青年一代的翻译人才。但往往是中文好的,德文不够,德文好的,中文欠缺。深深地感到优秀翻译人才难觅。冯国庆博士这么多年为奥中两国的政府及民间交流,贡献很大!在很多方面冯国庆博士是我们的模范,为人低调,工作严谨认真,敬业乐业。特大的场面凡有他参与做翻译,当事人就可以放心。

杨焕恩是旅奥青田老华侨、早期奥华总会的创始人之一,多年前已回家乡。他获悉冯国庆离世的讣告,给妇女会长谢飞如打来长途,回忆与冯国庆相处的日子,当初他自己经商,以及总会成立,都曾得到冯国庆在翻译认证方面的许多帮助,故人往事,不胜感慨。金剑平是奥籍温州华侨,湖州新世界集团董事长,长期在国内经商。每次他的商务代表团来访奥,都是冯国庆协助翻译,他得知冯博士突然离世,悲伤莫名,希望转达对冯博士家人的慰问。中国驻奥地利使馆余锋参赞、两任商务参赞陶伯良、高行乐和科技参赞雷风云先后发来慰问信息,表达哀思,对冯国庆的敬业精神,专业水准,赞不绝口!



奥地利各侨团的悼念唁函短信,也似雪片一般飞来。维也纳市市长路德维希博士在获悉讣告后,也在3月12日发给冯太太一封长文唁函。表达深切的哀悼!几乎所有的朋友都有一个共识,冯国庆做事认真,为人正直。


行文至此,我的耳边响起维也纳华人爱乐合唱团哀婉动人的歌声“圣母颂”,我知道冯国庆和家人都有天主教的信仰,也许没有比“圣母颂”这样纯净空灵的歌声,更能陪伴冯国庆天堂安息和抚慰他家人悲伤的心灵。



最难忘怀,去年夏天我们在冯国庆乡下的家里做客。晚上品尝了冯太太精心制作的美味佳肴,喝了不少红葡萄酒。饭后冯国庆提议,到露天阳台再坐坐,我们端着红酒,坐到户外。冯国庆把屋里和露台的灯光全都关闭,四周变得一片漆黑。他微笑着说,你们先闭闭眼,适应一下黑暗,然后抬头看天空。我猛一抬头,啊,是满天的星星,原来冯国庆是让我们一起仰望星空。黑黑的夜幕,群星密布,一颗接一颗,一片连一片,星星一闪一闪,越来越亮,越来越多,梦幻一般!没想到一向严谨的国庆兄还有如此浪漫的情怀!他说周末经常会和太太坐在露台上,仰望星空,或默然无语、或凝视辨识。在这浩瀚无垠的宇宙间,无数的星星在运行,仿佛每一颗都有生命。他如数家珍的指给我看,这颗是海王星,那颗是冥王星,右侧那一长串特别闪亮的是北斗星。那天我们坐到夜色很深,四野夏虫啾啾,天地两忘。



今晚我又抬头凝视夜空,忽然悲从中来,我轻声地问:国庆兄啊,满天星星,你会是哪一颗呢?能不能闪一下,再闪一闪!我们不是说好了,疫情过后,再一起仰望星空吗?!



12.03.2021